?首頁?
? >? 資訊中心? >? 重點報道
駛向深藍的“海絲”新航程
——山東一建南山印尼賓坦島項目全程物流工作紀實
來源:山東一建 作者:彭萃萃 時間:2020-10-15 字體:[ ]

1405年,鄭和率領一支支滿載中國絲綢、瓷器等物資的船隊,航程十萬余裏,推動海上“絲綢之路”走向極盛。

2013年,習近平主席出訪東盟國家,提出了“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”的倡議。讓古老絲路有了新的時代意義,煥發新的光彩。

日往月來,鬥轉星移,“絲綢之路”承載的偉大精神未曾改變。

2020年9月3日20時15分,伴隨一聲汽笛長鳴,山東一建滿載南山印尼項目設備物資的“泰沙勇士”號貨輪緩緩駛離青島董家口港,沿著“絲綢之路”向印度尼西亞賓坦島一路進發。

這已是該項目建設以來,成功發運的第18批貨船。

在她的面前,在日月星辰與大海波濤之間,仿佛古“絲綢之路”上的駝隊和風帆再一次投射。

啓航:一場跨境物流的大考

海外項目帶來的不僅是喜悅和憧憬,還有急流和險灘,跨境物流有太多陌生的領域和太多未知的風險。

南山印尼項目作爲EPC總承包工程,設備物資采購運輸在項目建設中占比較大,甚至決定著項目的成敗。

回顧整個物流發運工作,實屬不易。

項目發運物資分布面廣,涉及哈爾濱、上海、四川、山東、江蘇、西安、河北等多達130多個生産廠家;物資種類繁多,數以萬件的設備,小到螺母、墊片,大到重達35噸的變壓器;地域跨度大,從青島到上海,經黃海至東海,再到台灣海峽、南海,航程約2600海裏。

點多、面廣、差異大、戰線長、危險因素多,每一船次貨物發運,無疑都是一場跨境大考。

項目所處地理位置、港口設施配置及本項目航線爲非正常航線等因素,造成適航項目現場所在賓坦島的航線的船舶極少,給運力配備和船期保障帶來了巨大壓力。

尤其今年,新冠疫情席卷全球,很多船公司因疫情取消航線航次,適航船舶寥寥無幾。加之特殊時期,航運船舶作爲各國別間的流動載貨工具,格外受到各國海關的關注。項目所在地印度尼西亞政府簽發了凡運載中國貨物船舶需在滿足14天隔離期後方可靠泊卸貨的要求,讓找船成了一大難題。

作爲物流人員,尋找適運船舶既要滿足運輸資質,又要考慮安全風險系數,還要將發運計劃盡早落實。各種條條框框的束縛,不容半點將就和逾越。

非常時期需要非凡之策,更要擔起非常之責。

爲了滿足現場施工需求,作爲物資“搬運工”的物流團隊,按照項目物資需求計劃,四處聯絡,多方籌措,緊急梳理疫情期間航線適航狀態、收集國別對遠洋船舶的疫情管控措施,同時,對疫情期間可適載船舶進行全方位的搜集,以最快的速度瞄准適航船舶。

談到租船訂艙工作,擁有多年物流管理經驗的船務主管李凱總會眉頭緊皺。他說,每批次發運都讓他如履薄冰,就擔心找不到船,訂不到艙位,延誤物資發運,進而影響現場施工。每逢訂艙期,他總是寢食難安,有好多次做夢夢見找不到船,半夜驚醒。醒來之後,就一直盯著電腦查閱航線動態和船舶狀態,生怕錯過任何機會和信息。

除此之外,對于重大件設備的發運,同樣也是物流項目運作的難點和關鍵點。一面是國內的生産進度和催交力度,一面是現場的施工進展和發運安排,常常無法兼顧,難于協調……

各種意想不到的難題,考驗著物流團隊每一個人的神經,也挑戰著每一個人的能力底線。

團隊上下,凝心聚力,進入一站式“抱團”作戰狀態。

把各方帶來影響考慮的更充分一些;把問題和難點分析的更透徹一些;把應對措施准備的再全面一些……

根據南山印尼項目現場施工裏程碑計劃,他們提前制定重大件設備集港運輸計劃及吊裝方案,預定適合承載重大件設備的重吊船,科學組織及調配設備集港和內陸運輸。並對內陸運輸、報關通關、貨物集港時間和散貨船裝貨時間、海上運輸等各環節進行全方位的計劃控制,合理控制設備到港時間,密切協調生産廠家與船東,全力做好船、貨、單的銜接配合,確保集港重大件貨物順利進行車船直取交接、船船直取交接。

以進度謀效益。他們還充分利用重大件“裝期倒排”方式,最大限度的降低壓船或壓車的風險,做到了時效和費用節約的最大化,確保大件操作萬無一失。

護航:一份潤物細無聲的擔當

南山印尼項目涵蓋了租船訂艙、一關三檢、倉儲保管、海運操作一直到印度港口作業、內陸運輸及現場物資管理等全部物流環節,其“全程物流”的特征更加明顯,對單證的制作要求也更加嚴格。

從箱單到包裝,從商檢到薰蒸,從集港到報關,每一個環節都不能放松;從國內報關用箱單、發票、報關單到印尼清關用原産地證、提單、EPCG發票、箱件清單、裝箱清單,每一張單據都不能馬虎。

1500頁的海關報關手冊,256份供貨合同就是單證工作的“詞典”。出口報關、國外段清關、付款、退稅全套資料的編制工作必須“锱铢必較”,稍有閃失就會造成貨物被稽查扣押、業主不能按期付款、出口退稅不予受理,後果不堪設想。

“單證工作需要靠時間、靠精力,天天打電話、接電話、做單子、填表格,多的時候一天要接幾十個電話、做十幾套單據,一套資料要反複修改、核對幾十次。”這是老資曆的單證員陳琛最深切的體會。

報關關鍵期,單證人員白天需要與廠家、港口、業主、海關、稅務局聯絡,只有晚上才能靜下心來制單。在項目運作長達兩年多的時間裏,她們幾乎把所有的周末和假期都奉獻在了工作上,只要有船期、只要有需要,她們總是恪盡職守,兢兢業業地完成各項工作任務。

遠航:一次風雨兼程的出征

沒有什麽比數字更有說服力。

2019年3月20日,第1批集裝箱上海港起運,發運13件,19.6噸/15.78方。

2019年4月25日,第2批散貨船“桑巴”輪上海港起運,發運96件,288噸/1055方。

2019年6月26日,第3批散貨船“華山”輪青島港起運,發運292件,1217噸/3446方。

2019年8月14日,第4批散貨船“春天悍馬”輪上海港起運,發運195件,1515噸/3145方。

2019年9月19日,第5批散貨船“春天奈爾森”輪珠海港起運,發運256件,3623噸/7761方。

……

2020年9月3日,第18批散貨船“泰沙勇士”輪青島港起運,發運417件,1565噸/4402方。

南山印尼項目累計發運18船次,18665件,69857噸/217208方,圓滿完成了項目現場急需的設備材料發運任務,爲項目施工進展提供了強有力的物資保障。

成績的背後,汗水的結晶。

每船次發運,港口碼頭就是發運的“主戰場”,港口人員就成了“突擊隊”,他們要對成百上千件貨物進行監裝監卸,並處理各貨場一系列突發問題。

發貨高峰期,港口人員往往是一個人吃住在碼頭,工作不舍晝夜,白天顧不上喝一口水,奔波在場站卸貨現場,根據貨物清單,成百上千件貨物都要逐一核對實際貨物尺寸、檢查貨物包裝、整改唛頭情況。晚上,回到住所,整理完白天接貨的單子,寫完港口日志已到後半夜。睡不了幾個小時,又要繼續前往港口現場進行新一輪的接貨。

對港口人員來說,每一次發運就如同是一場說走就走的“旅行”。看不到自己的孩子出生,父母生病時不能照顧,除夕夜不能陪伴家人……這樣的情況在他們中比比皆是。幾乎所有港口人員都曾說過,對家人的虧欠是他們最大的心結。

“工作雖然辛苦,但每次看到滿載物資的船舶拔錨起航,駛向遠方,我的內心都會感覺到無比強烈的滿足感。”在港口摸爬滾打了八年的協調員楊龍這樣說道。

在隔海相望的印度尼西亞,同樣上演一場場接貨驗收的“攻堅戰”。清關辦理、卸船倒運、理貨盤點、貨損理賠等大量繁瑣的工作需要集中協調處理。

2019年進廠的“95後”任師良,已經在印尼港口獨自堅守了9個多月,每一船靠泊,任師良就如同上緊了的發條。全程監督卸船、倒運、落地工作,跟蹤清關進度,與項目倉庫協調溝通,傳遞倒運設備信息,收集受損貨物的資料,統計、核對接收設備貨量,整理貨損貨差資料,編寫物流工作日報……

原本計劃4月份回國結婚的他,因爲疫情,國內人員無法赴印尼接替,他毅然決定繼續留守,也因此延誤了五一舉辦婚禮的計劃。但是,任師良卻說:“婚禮延期了,可以找個好日子再辦,但是如果設備卸船發運工作延誤了,那就會直接影響到工程安裝進度!”

縱有千重山萬重浪,船不能停,物資發運不能停。

每一位曆經風浪考驗的物流人,都有說不完的心酸故事;每一船次風雨兼程的前行,都飽含物流人乘風破浪的豪情。

大道終致遠,海闊納百川。鄭和當年劈波斬浪、開拓進取的精神至今鼓舞著每一個物流人。如今,他們將肩負著將數萬噸、數萬件工程物資安全、准時送達施工現場的使命,將“一帶一路”從理念轉化爲行動,在浩瀚的海洋中乘風破浪,在新時代海上“絲綢之路”上書寫新的傳奇故事。


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