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首頁?
? >? 資訊中心? >? 行業信息
“新基建”中的特高壓是什麽?
來源:視覺中國 時間:2020-03-26 字體:[ ]

這段時間,新基建火得一塌糊塗,從新聞到股市,從紅頭文件再到地方項目,新一輪以科技端爲主的基礎設施建設,成了一次下注國運的機會。

和傳統的“鐵公基”不同,新基建中的七大領域主要在科技領域發力,許多專家和媒體認爲,特高壓是新基建亮點。

然而,很少有能把它說明白。

一、“旱澇”中和,電力是科技基石

什麽是特高壓?

在我國,電壓等級一共分爲安全電壓、低壓、高壓、超高壓、特高壓五種,特高壓是指±800千伏及以上的直流電和1000千伏及以上的交流電,是目前全世界最先進的輸電技術。

根據國家電網數據,一回路特高壓直流電網可以輸送600萬千瓦電量,相當于現有500千伏直流電網的5倍左右,同時輸送距離也是後者的2到3倍,還要節省60%的土地資源。

我們知道,中國是一個工業大國,電力産銷量一直逐年攀升,但是早期的電力供應並不健康。

以2003年爲例,全國範圍內出現了一場罕見的電荒,全國各省市爆發缺電危機,上海、廣東、江蘇、浙江等用電大省,甚至包括煤炭資源豐富的山西省,均不斷出現拉閘限電的尴尬,湖南一些省市更是直接停電一個月。

受電荒帶動,水泥、鋼鐵等原材料價格也大漲,工廠叫苦不叠,蠟燭脫銷,整個中國的發展進程都陷入了被動。

電荒原因有二:1、煤電兩大壟斷行業多年扯皮,電力設施發展緩慢,相關投資僅占總投資7%,各地發電資源不平衡。2、經濟快速發展,耗煤耗電的重工業發展迅猛,電力需求猛增14%。

痛定思變,電力資源作爲國家發展的基石,由此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多年來,國家大力推動石油、風力、煤炭、水利等發電,但是不同地區之間差異巨大,76%的煤炭分布在北部和西北部,80%的水能分布在西南部,絕大部分風能、太陽能分布在西北部,而70%以上的用電需求卻集中在中東部。

經濟發達的地方鬧電荒,電力資源豐富的地方又浪費,實在是旱的旱死,澇的澇死。

我們知道,電力不便于儲存,而中國的電力産銷量又逐年升高,而電力是新基建的共同上遊,不管是5G、大數據中心、工業互聯網還是新能源汽車充電樁,這些技術的建設和運行都離不開電力網絡。

以5G爲例,它的基站數量將是4G的4-5倍,每台基站的耗電量是4G基站的3倍以上,也就是說5G耗電量將會是4G時代的12~15倍以上,這對電力的消耗是空前的!

所以,中國要想在新科技領域占據一席之地,發展特高壓是大勢所趨,它是基建中的基建,是未來科技産業的底層保障。

同時,特高壓作爲一個重大領域,具有産業鏈長、帶動力強、經濟社會效益顯著等優勢,能爲國家經濟托底,爲未來幾年的經濟建設注入強勁活力。

二、規模世界第一,仍有巨大缺口

特高壓在輸電和安全方面,相對于其他有碾壓性的優勢,但凡一個用電大國,都想辦法折騰出點名堂。

在國外,上世紀70年代就開始研發特高壓,比如意大利、蘇聯、日本、美國、加拿大、西班牙等國,但是它們要麽國土面積狹小,沒辦法很好商業化,要麽是聯邦制,各州之間還有壟斷集團抵制,所以紛紛被擱置了。

在我國,又是一個什麽樣的狀況呢?

中國從2006年開始,大規模投入到特高壓的研發和建設中,如今已經稱得上是世界第一,根據“某企業信息查詢平台”數據,我國關于特高壓的公開專利共有4366件,從2006年、2010年和2016年都是顯著增長期,這也符合中國近些年的宏觀調節節點,國家層面的戰略高度與投入,與行業發展緊密相關。

截至目前,我國共有25條在運特高壓線路、7條在建特高壓線路以及7條待核准特高壓線路。

“十三五”期間,我國包括特高壓工程在內的電網工程規劃總投資2.38萬億元,帶動電源投資3萬億元,年均拉動GDP增長超過0.8%。

2020是“十三五”的收官之年,根據國網基建部最新口徑,國家電網公司全年特高壓建設項目投資規模1811億元,可帶動社會投資3600億元,整體規模5411億元,同比提供兩位數字的增長,爲經濟社會發展注入強勁動力。

舉個例子,2月28日陝北―湖北的±800千伏特高壓直流工程開工,其總投資金額185億元,預計可直接帶動設備生産規模約120億元,帶動電源等相關産業投資超過700億元,增加就業崗位超過40000個。

目前,從項目招標時間節點及過往特高壓項目設備交付節奏來看,2020、2021年也是特高壓設備制造商的交付大年,估算2019-2022年特高壓主設備的交付金額預計在87億元、228億元、283億元和34億元。

那麽,在這一波浪潮中,有哪些企業受益呢?

在我國,特高壓主要還是以國家電網爲主導,具體到執行層面,産業鏈上下遊有十幾家大型企業,比如平高電氣、國電南瑞、許繼電氣、中國西電、特變電工等傳統主設備供應商,也有長高集團、思源電氣等也將受益。

從企業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的財報上來看,營業收入最多的是特變電工,三季度營收254億,第二名國電南瑞同時間段內營收172億,是特變電工的68%。其中,九洲電氣同時間段內的營收最少,共4.09億。

在11類主要的設備中,電感器和組合電器的數量最多。

從最近一段來看,整個特高壓板塊受到資金的熱炒,對于2020年的預期十分高,在有限的設備公司裏,特高壓中標概率比較高。

在整個産業鏈中,最主要的設備一共有三類:

1)換流閥:國電南瑞、許繼電氣與中國西電爲龍頭,中標率爲42%/31%/20%,合計達93%;

2)直流控制保護系統:國電南瑞、許繼電氣爲唯二供應商,中標率爲53%/47%;

3)GIS:平高電氣、中國西電爲龍頭,中標率爲40%+/20+%;

除此之外,以湖南長沙的長高集團爲例,該公司是我國研制和生産高壓電器的骨幹企業,在斷路器和隔離開關上是主要的設備商,也是國家電網、南方電網公司集中規模招標合格供應商,輸變電設備的營收占到了整個公司的79.3%。

結語

隨著世界範圍內,新一輪的科技驅動力的增長,電力消耗逐年增長將是一個大趨勢。

在中國,能源結構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,新能源的發展與特高壓逐漸緊密結合,3月22日,國家電網宣布退出了房地産,表示要持續深耕電力領域,實際上算是對下一個時代的一種接力。

長遠來看,在整個中國的産業升級中,特高壓是直觀重要的一環,能否做到“全網供應、穩定安全、價格低廉”,也將成爲新基建中的六大領域在國際分工中的核心競爭力。

而基建一直是中國的強項,如印度、東南亞、非洲、拉美等地區,電力設施等基建一直都是痛點,在世界貿易結構和一帶一路的大主題下,特高壓也將和“鐵公基”一樣,成爲中國對外出口和貿易的一張名片。


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